童話・世界 Fantasy·World

初出社會的人權律師張正煦(張孝全 飾),首次承辦案件便是震驚社會一時的補教名師性侵案;被告湯師承(李康生 飾)不僅利用童話故事哄騙年輕女學生,更假借交往名義與她們發生關係。涉世未深的張正煦為求表現,想盡辦法要奪下官司勝利,希望能在工作上有所成就,卻沒發現心儀的對象女高中生陳新(江宜蓉 飾),正一步步落入湯師承所設下的圈套…

【關於電影】

一部以律師、訴訟、誘姦未成年少女議題的國片《童話・世界》,成為今年台北電影節閉幕片,同時入圍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劇本以及最佳剪接等六項大獎!有著法律背景的導演唐福睿,從律師一職髮夾彎轉換跑道到導演這個完全不同的行業,因為唐福睿從小就對故事很著迷,對於影像也有強烈的感受,他說:「自己最初深受電影《霸王別姬》感動,覺得它的所有一切都太美了。」後來考上公費留學到美國念電影時,正好是Metoo運動最顛峰的時期,因此也受到很深的影響。當時看到很多受害者的經驗分享,想起自己在執業過程中的一些往事,所以就決定以權勢性交為主題,創作自己人生中第一部長片劇本《童話・世界》。

以律師經歷出發的《童話・世界》劇本 網羅國片影帝后級演員加持
尹馨欣賞台灣很少見的細緻劇本 張孝全被片中人性關係所吸引

《童話・世界》導演唐福睿憑藉著自己的相關經驗,琢磨出相當具可看性的劇本,順利找到了演技優異又有高顏值的男神張孝全、影帝李康生、新生代演員江宜蓉、影后尹馨和夏于喬等人,一起演出這部台灣難得一見的精彩法庭戲電影。除了在片中有許多律師與訴訟的對白之外,同時在《童話・世界》中也著墨了關於補教老師藉由自己的地位與權勢,製造出讓少女們容易被騙上當或是心甘情願奉上自己的童話故事,讓這個沈重的議題更引人省思。

很會挑劇本的尹馨,在《童話・世界》演出一名能幹強勢,以法律角度出發咄咄逼人的律師,她說:「一接到劇本就覺得非常厲害,從佈局和每一個人物角色的關係,既有不斷的推進也有每個角色之間的對照,因為導演是律師的原因,才能對律師這個行業和法律的詮釋,在台灣很少見這麼一個細緻的劇本。」張孝全則說:「一開始就被這個劇本吸引,我覺得它很大一部分是講人性,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這種關係包含了愛情的關係、夫妻之間的關係、家庭的關係、職場的關係、和競爭的關係,這些東西是很吸引我的。」

江宜蓉問導演刁鑽問題建立角色背景 王渝屏以詩一樣的角色詮釋
李康生難得演出反派角色 夏于喬從不同觀點與角度看待這個社會議題

在《童話・世界》中演出受害者之一的江宜蓉,為了要演出這個角色也做了許多功課,包括提出許多問題拷問導演:「前製的時候導演就和我分享很多他田調的資料,印象很深刻是他真的花了很多時間和我聊角色的背景和心境,因為角色有很多面向的細節需要好好討論。我很愛追根究底,有時候我會提一些太刁鑽的問題,導演都會回答他會去想一下,之後他不只給我一個答案還會有更多的資料,算是第一次遇到比我還要較真的人!」

另外一位也以受害者身份出現的角色則是王渝屏,她說:「前期的時候導演跟我說郭詩琦這個角色就跟詩一樣,給我很好的idea。讓我想到自己每一次出場,她的輕或是她的重是否可以給觀眾驚豔地方都有不一樣的層次。」

影帝李康生拍過許多藝術電影的角色,也演出過恐怖片《馗降:粽邪2》的鍾馗,這次他在《童話・世界》中飾演的湯師承,是一個城府很深又有手腕的補習班名師。因為片中以花言巧語誘拐女學生上床經常引發訴訟案件,他說:「我的角色非常特別有很多內心戲,是跟我以前演出不太一樣的反派角色。」另外在劇中最溫暖的角色則落在夏于喬身上,她飾演張孝全在劇中的妻子也是一個社工,而她也提到自己在看這個劇本感想:「裡面有許多跟我是以第三者觀點是不一樣的,所以會讓我很想參與其中,也很想知道社工在想什麼?律師在想什麼?」

法庭戲充滿爭議對導演卻非常痛苦 尹馨笑談首次將法庭當灶咖
影帝李康生只能在法庭乾坐導演很拍謝 張孝全揣摩律師語調靠心法

《童話・世界》有多處精彩重要的法庭戲,需要讓演員展現專業出滔滔雄辯的律師論戰戲碼,這次的法庭場景是在法官學院的實習法庭拍攝的,由於所有的劇組人員活動範圍都要限定在法庭內,又不能開冷氣,上廁所、抽煙都要團進團出,因此真的對所有的演員都相當具有挑戰性,而且限定的時間就是每天的8點到下午5點。那是唯一雙機拍攝的場景,就是為了爭取時間,雖然事前就畫好分鏡,但是現場只能不斷取捨、刪除鏡頭,和時間賽跑。這樣的拍戲過程對導演唐福睿來說:「只記得當時很痛苦。」

但是對於沒有什麼機會去法庭,這次卻飾演幹練女律師的尹馨來說:「即使你看過或是去過法庭,但是當你站上去滔滔雄辯又是另外一回事。印象深刻我們在法庭拍了兩天的戲,最後法庭就很像是我們的灶咖,坐在每個位子都覺得非常自在!」而導演則對李康生很不好意思:「因為法庭戲他沒有台詞,卻需要一直出現在背景裡,只好叫影帝一直在現場坐著。」而張孝全覺得演出律師最困難的在於:「如何要揣摩出真正律師的語調,因為在對白上律師說話必須是非常明確的,自己決定以不違反這個角色的方式來詮釋。雖然有時候在讀劇本時有前後動機和對白輔助,但是還是會會錯意,來到現場問導演才知道,啊原來是這個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