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催化 急敲人工生殖法大門

3黨提政見 男男戀找代理孕母爭議最大
 
 
2024大選催化下,朝野政黨均支持修正《人工生殖法》,立法院衛環委員會去年底初審立委8版本,但衛福部遲未送出修正草案,加上國會改選,在法案「屆期不續審」原則下,《人工生殖法》修正將在第11屆國會選出後捲土重來。婦女團體憂心女人會被當成工具使用,堅決反對代理孕母合法化。
 
《人工生殖法》修法爭議多年,過去主要討論無子宮或子宮無法生育的女性及其配偶可否開放尋求代孕。2019年國內開放同性婚姻,同性伴侶主張他們也有生育權,其中男男伴侶需借助代理孕母,爭議更大。
 
在總統大選論戰中,對於《人工生殖法》修法,民眾黨總統候選人柯文哲喊出「代理孕母合法化」;民進黨副總統候選人蕭美琴表示考慮單身女性納入人工生殖;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侯友宜提出,30至40歲女性有2萬元一次性凍卵補助,後續5年之間,每年提供2000元保存費補助,最高補助3萬元。國民黨並將不孕治療醫師陳菁徽列入不分區立委名單,以推動修法。
 
在上屆國會最後會期,朝野立委共提出8版本草案,雖已完成初審,但由於行政院並沒有對案,未來在新國會選出後,必須重新來過。
 
朝野立委大致分為三派意見,民進黨立委吳秉叡、國民黨立委謝衣鳯與國民黨團版本重點在開放不孕的異性戀夫妻使用代理孕母;民進黨立委洪申翰、高嘉瑜版本分別著重保障女女伴侶、單身女性生育權,但並未提及代理孕母;民眾黨團版本則是綜合以上兩派,鬆綁幅度最大。
 
衛福部長薛瑞元去年底說,已在研擬修正草案,最快今年初預告、年底送行政院拍板。薛瑞元曾說,讓同性伴侶有生育權是公平性問題,不可迴避。
 
「我反對代理孕母到底!」台灣女人連線理事長黃淑英說,「叫一個人幫另一個人生小孩」,不只是個人問題,會撼動社會價值觀,甚至發生階層對立和剝削問題。她強調,代理孕母關乎人權,「把女人當作工具使用,像話嗎?」
 
婦女新知基金會副董事長洪惠芬強調,已開放代理孕母的國家,大多數經歷過法律規範無法落實,以至於代孕者遭受剝削情況,且剝削關係與階級、種族、國家都有關係,因此台灣修法要很謹慎。
(中國時報 王家瑜、鄭郁蓁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