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2

基本工資調升 青貧依舊

「五一行動聯盟」昨號召上千人上街怒吼提訴求,其中一項就是提升薪資。面對青年低薪問題,學者一致認為要扭轉局面不容易,而基本工資的調升,也僅能照顧到邊際勞工,對大多數勞工來說,要加薪,仍要看雇主臉色。

根據勞動部去年初任人員薪資調查指出,高中學歷的職場新鮮人,有五成八起薪領基本工資,大學學歷者有百分之廿三點九,研究所為百分之四點四,換言之,四分之一的大學畢業生起薪只有基本工資的水準。

政大勞工所教授成之約表示,這八年來雖然平均薪資成長,但物價上揚、住房租金壓力倍增,再加上不少人還需要扛就學貸款,薪資成長遠遠趕不上物價、租金調漲的幅度,造成年輕人有相對剝奪感,支出與收入不對等,即便調薪,還是落入青貧、低薪族。

台大國發所兼任副教授辛炳隆則認為,要徹底扭轉青年低薪局面不容易,必須從根本做起,在學生時代就透過職涯輔導等,協助學生慎選就讀科系、未來職業,往高薪產業發展,因為「未來產業別薪資差異會愈來愈大」。

至於基本工資的調升能否帶動整體薪資成長?成之約認為「不能說無效,但效果很有限」,政府調升基本工資等於是強迫雇主為邊際勞工加薪,但廣大的非邊際勞工仍必須仰賴勞資團體協商,以集體力量跟資方談加薪,無奈台灣的工會組織率過低,雇主都是要有賺錢,才願意替員工加薪。

他表示,平均薪資有成長,但成長較高部分都在非經常性薪資,代表企業有績效、有盈餘,會給員工分紅獎金,但真正對勞工長遠生涯有益的是經常性薪資成長,因為會影響勞保、勞退。

辛炳隆說,市場經濟下,要求企業大幅拉高起薪的手段有限,年輕人面臨的問題不僅止於低薪,真正問題在於居住正義。要解決青年低薪,關鍵不在勞動政策的介入,而是如何打造低薪族群也能過活的環境,包括居住、嬰幼兒托育、教育等必要政策的公共化至關重要,「讓低薪族在台灣也能活得好」。

(聯合報 葉冠妤/台北報導)